熱門關鍵詞:   一帶一路??旅游??學霸練成記??漢文化??同城活動??

賭場圍獵賭客:0.3元一條買信息,引誘賭徒再入場

2019-10-24
來源:新京報
人瀏覽 ?? 評論 ? ??
  戒賭一年,楊先生仍時常收到來自博彩網站的推廣短信。“去年玩過,后面發現網絡賭博是騙人的就沒再玩了。”近日楊先生告訴新京報記者。
  
  楊先生的手機號,就在一位數據賣家提供給記者的測試數據之中。有黑產人士向新京報記者透露,這是賭博平臺為了提高賭客黏性的慣用手法。黑產從業者還會購買一些其他博彩網站的數據進行“二次開發”。
  
  新京報記者調查發現,博彩數據的買賣已有公司團隊化運營。通過東南亞某博彩行業交流群,記者與石家莊一家公司業務員取得聯系,其以每條0.3元的價格出售賭客信息,包含姓名、手機號、IP等。其稱,數據系通過滲透技術從賭博網站后臺直接提取。
  
  律師表示,博彩數據也屬于公民個人信息,出售或者買賣存在巨大的刑事犯罪風險,切勿心存僥幸。公安部相關負責人此前表示,針對群眾反映強烈的網絡詐騙、網絡賭博等犯罪活動,公安機關在嚴厲打擊的同時,堅決打擊買賣公民個人信息源頭等,鏟除滋生此類犯罪的土壤。
  
  充錢、電話轟炸,賭博平臺不輕易放過一個獵物
  
  10月16日,吃過晚飯后,一條短信引起在北京工作的魏肖(化名)的注意。記者從其出示的短信上看到,內容是一則為賭博網站引流的短信。為了躲避監管,短信中的百家樂等關鍵詞均被以同音字代替。記者點擊短信下方的鏈接發現,與其對應的賭博網站包含棋牌游戲、體育游戲、真人娛樂、彩票娛樂、捕魚游戲等多個玩法。魏肖表示,自己曾經登過賭球平臺。
  
  羅先生則是收到了微信上添加好友的申請,“添加之后一聊就發現,其實是賭博網站來拉人的。”羅先生回憶稱,自己曾在棋牌網站上玩過幾把,“可能是信息被賭博網站泄露了。有其他賭博網站也給我發信息,覺得我會是潛在‘客戶’。”
  
  新京報記者了解到,接到過這種賭博引流短信的人并不在少數。
  
  “甭提了,不玩了以后經常收到網絡賭博的推廣短信。”楊先生嘆了口氣,向新京報記者表示,這令他十分頭疼。
  
  去年,在朋友的介紹下,楊先生迷上了網絡賭博。據回憶,當時楊先生玩的游戲為時時彩。在投入1000多塊錢全部輸光后,楊先生認識到這是一個騙局,決定戒賭。“開始的時候(平臺)會給個甜頭,不過贏著贏著就開始輸了。”楊先生告訴新京報記者。現在,他甚至記不起來曾經熱衷的博彩平臺的名字。
  
  但,對于博彩平臺來說,從來不會那么輕易地放過一個獵物。
  
  為了繼續引誘楊先生賭博,每隔一段時間,賭博網站便會給楊先生的網站賬戶內充值。“電話也是根本停不下來,過段時間又打,還不是一個號碼打的。”楊先生說,從短信來看,有原來的賭博網站也有新網站發的,“宣稱是已經給我的網站賬戶充值了。”
  
  “不斷發短信或打電話給賭徒,往賭徒余額里面充錢,搞充值優惠活動等,引誘賭徒再次拿起籌碼。”有接近黑產人士向新京報記者表示,這是網絡賭博平臺保持賭徒黏性的慣用手法。該人士告訴新京報記者,“此外,棋牌代理、賭博網站代理等黑產從業者還會購買一些其他賭博網站泄露的數據,用來‘二次開發’。”
  
  賭客信息被出售:0.3元一條,包含手機號
  
  楊先生的手機號,便出現在某論壇一位數據賣家霍颯(化名)發送給新京報記者的一份測試數據中。
  
  新京報記者在某網站論壇一則帖子中看到,“大量菠菜會員數據,懂行的來。”菠菜,即博彩的諧音。通過該帖子下方的聯系方式,記者聯系到了帖子發布者霍颯。
  
  “還剩四萬條,打包五千。”霍颯向新京報記者表示。其給記者發來的測試數據顯示,包含賭博網站賬號名稱、姓名、電話、郵箱、存取款記錄以及IP。據記者統計,該份測試數據共包含數據63條。據霍颯介紹,數據均為其從賭博網站后臺直接導出。
  
  “數據沒有被洗過。”霍颯強調。“洗”,這個字眼在博彩數據買賣中有其他含義。“沒有洗過”意思是這部分數據是第一次售賣,也就是未曾被其他賭博網站轉化過。
  
  “洗過了就沒啥價值了,因為能轉化成充值的已經轉化過了。”上述接近黑產人士向新京報記者表示。
  
  通過測試數據顯示的手機號,新京報記者與楊先生取得了聯系。雖時隔一年,楊先生仍時常被各種賭博電話和信息騷擾。
  
  按照楊先生提供給新京報記者的多張短信截圖顯示的推廣鏈接,該網站名為“澳門斬葡京”,包含棋牌、彩票等多種玩法,還提供配套手機APP可供用戶下載。至記者截稿,該網站仍在運營之中。
  
  新京報記者調查過程中發現,博彩數據的買賣已有公司團隊化運營。
  
  每天,在東南亞某個博彩行業交流群,此類的買賣個人信息的廣告都會刷屏。“WZ加粉,CP直推,QP跑量,BC引流。”黑產從業人員往往會用網賺、彩票、棋牌、博彩的首字母大寫來替代這些敏感詞,規避監管。
  
  一位廣告的發布者程雪(化名)向新京報記者表示,其數據均系其“經理從各大平臺直接提取”,可提供彩票、棋牌的博彩數據。
  
  新京報記者注意到,程雪朋友圈存在多張收款記錄,收款賬戶為河北映辰網絡科技有限公司。企查查顯示,河北映辰網絡科技有限公司位于河北省石家莊鹿泉區軍鼎科技園內。該公司成立于今年6月14日,所屬行業為軟件和信息技術服務業。
  
  程雪發送給新京報記者兩個文檔,稱分別是彩票和棋牌的數據,文檔包含ID、用戶名、真實姓名、聯系電話、賬戶狀態、最后登錄IP地址、充值額度、余額、所屬平臺、注冊地址等多個維度。
  
  在上述彩票數據名單上的劉先生向新京報記者證實,其的確在多年前玩過網絡賭博游戲,“全輸了以后就不玩了,現在經常有人加我微信讓我去繼續玩。”棋牌數據名單上的王先生也告訴新京報記者,經常收到短信和騷擾電話。
  
  “我們都是從網站中直接提取的這些數據。”程雪透露。程雪以每條0.3元的價格出售數千條賭客信息。據程雪介紹,這批數據十分“新鮮”,為8月25日至31日之間由博彩網站導出的數據。
  
  程雪稱,該批數據均為其公司的技術團隊對博彩網站滲透后直接導出。依照數據后方的注冊地址,記者發現該批數據實際來源于一個名為“澳門星際娛樂城”的博彩網站。
  
  記者對上述數據進行抽樣測試后發現,數據存在一定“水分”。記者未能與部分手機號對應機主取得有效聯系,姓名和手機號無法對應,但多位機主均向新京報記者承認,曾經在“澳門星際”上參與過網絡賭博。
  
  ■ 延展
  
  律師:買賣信息存刑事犯罪風險
  
  北京盈科(上海)律師事務所高級合伙人陳曉薇律師表示,不管是非法入侵計算機獲取數據的人員,還是出售該信息的人員,抑或是購買人員均存在巨大的刑事犯罪風險。近年來,涉及計算機網絡犯罪的偵查手段也在不斷更新,公安機關完全可以根據登錄IP地址、網絡MAC地址等鎖定到具體的嫌疑人。切勿以網絡虛擬而心存僥幸,走上不可歸的犯罪道路。
  
  陳曉薇指出,非法獲取、出售或者購買所謂“菠菜數據”的人員,主要涉及多種刑事風險:非法獲取數據人員可能涉嫌非法獲取計算機信息系統數據罪、非法控制計算機信息系統罪;出售人員、購買人員可能涉嫌侵犯公民個人信息罪。“如果出售人員虛構相關數據,如姓名、電話號碼等,出售給他人,金額達到3000元以上的,即構成詐騙罪。”
  
  陳曉薇認為,博彩人員的信息,包括ID號碼、電話號碼、姓名、IP地址、充值額度、余額、所屬平臺、注冊地址等等,均屬于能夠鎖定到具體個人的信息,屬于《刑法》規定的公民個人信息,同樣受到法律保護。
  
  反賭人士龍祥(化名)表示,不少人因陷入博彩局背負巨額債務,而被迫走上靠賭翻身的道路。“賭博就像溺水,喊不出救命。”
  
  近年來公安部門對網絡賭博的打擊一直在持續和加大力度。公安部6月在京召開新聞發布會,通報全國公安機關“凈網2019”專項行動典型案例。公安部網絡安全保衛局巡視員、副局長張宏業表示,針對群眾反映強烈的網絡詐騙、網絡賭博、“套路貸”、“校園貸”等犯罪活動,公安機關在嚴厲打擊的同時,堅決打擊買賣公民個人信息源頭、資金支付結算平臺等,鏟除滋生此類犯罪的土壤。
  
  公安部有關負責人此前表示,公安機關將持續依法深入打擊懲治各類賭博違法犯罪,突出打擊犯罪活動的組織者、經營者、獲利者和幕后“保護傘”,堅決斬斷跨境跨區域賭博犯罪的“人員鏈”、“資金鏈”、“技術鏈”和“利益鏈”,切實維護良好社會治安環境和國家經濟安全。(李大偉 羅亦丹 程澤)
責任編輯:xhw020
  • 最新資訊
  • 熱門視頻
  • 縣區新聞
江苏时时彩诈骗案